6月17日下午,创造ATP22座大满贯冠军历史新纪录的西班牙战神纳达尔,在家乡马洛卡召开新闻发布会,宣布将于下周一(6月20日)前往伦敦,准备出战2022年温网。这将是2008、2010年两届温网冠军纳达尔,自2019年之后,三年之内第一次出战温网。球迷闻讯,欣喜不已。

正如纳达尔在2022年法网夺冠的新闻发布会上所言,谁也不想错过温网,纳达尔更是如此。法网,乃是纳达尔职业生涯自2005年起,唯一连续18年参赛的大满贯。但是温网,却是纳达尔自2001年转入职业网坛后,第一项参赛的大满贯赛事。那还是在遥远的2003年温网,纳达尔第一次参加大满贯比赛,就闯进了第三轮。

2006至2011年,纳达尔6年之内5次参加温网比赛(2009年因伤缺席),豪取两个冠军三个亚军,进而先后两次夺取世界第一宝座。那些冤枉纳达尔红土场地严重偏科的言论,要么缺乏客观公正,要么就是掩耳盗铃。试想,在费德勒统治温布尔登的那些年里,男子球员能够闯进温网决赛,就是三生有幸了,遑论战胜费德勒蟾宫折桂。然而纳达尔做到了!2006、2007年连续两年温网决赛负于费德勒之后,2008年温网决赛,纳达尔用一场载入史册、甚至被誉为男子网坛最为经典的决战,战胜连续五届温网冠军费德勒,夺取职业生涯首座温网冠军奖杯。

令人遗憾的是,2012至2017年,因为每年法网夺冠之后的疲劳作战,2015、2016年陷入职业生涯低谷期,更因为伤病作祟,纳达尔5次参加温网比赛(2016年因伤缺席),战绩下滑明显,最好成绩只是两次16强而已(2014、2017年),两次竟然停留在第二轮(2012、2015年),更有一次首轮惨遭淘汰(2013年)。好在2018、2019年温网,纳达尔草地状态明显回勇,连续两年闯进半决赛,虽然先后负于小德、费德勒,但是纳达尔表现优良,奉献了两场精彩绝伦、回味隽永的比赛。

2020年温网因为新冠疫情被迫取消。2021年,纳达尔因为左足跗骨疾病发作,在法网半决赛负于小德之后高挂免战牌,休养生息,从而错过了温网。谁也不想错过温网!如今纳达尔宣布,将于下周一前往伦敦,准备出战2022年温网。

早在2022年法网纳达尔通过对左脚注射麻醉剂参加比赛、最后夺取第14座火枪手杯之时,就有记者问起温网参赛事宜,纳达尔说:我喜欢温网,谁也不想错过温网!但我再也不想靠对左脚注射麻醉剂参加比赛了,回去之后将对左脚采取一种新的治疗方法。能否如期参加2022年温网,就看这种新的治疗方法的效果如何了。

纳达尔说到做到!6月5日,纳达尔法网夺冠。第二天返回西班牙,第三天纳达尔就在巴塞罗那的私人医生诊所,对左脚进行了脉冲射频治疗(Pulsed Radio Frequency Stimulation)。这种新的治疗方法,不是那种没有多少把握而又相当冒险的骨科手术,而是将空心针插入纳达尔左脚两根引起疼痛的目标神经,再将无线电波产生的电流,通过针头发送到两根目标神经,对目标神经进行加热,热量会导致目标神经损坏后失去功能,不再向纳达尔的大脑发送疼痛信号。这种治疗方法得益于当今医学和科技的进步,可以说是一种微创手术,休息一两天就可以恢复正常活动,既减少对止痛药的需求,又能缓解疼痛,改善局部功能。就这样,自2005年起一直困扰纳达尔的左足跗骨疾病,终于找到了一种相对有效而又安全的治疗方法。

6月7日第一次治疗之后,纳达尔的私人医生说:治疗进行得很顺利,但是效果究竟如何,还要看接下来两三天的情况怎么样。拄着拐杖回家的纳达尔心情不错,一边休养康复,一边还出席了纳达尔网球学院的毕业典礼,对毕业生殷殷致辞:我要提醒大家,每个人心中那些伟大的目标,远非一天能够达成。只有通过不断地摔倒和挫折之后,仍然不断学习、顽强奋斗,才有可能会实现。纳达尔校长,这是把自己职业生涯的亲身经历和经验智慧,和他的学生们分享啊!

6月10日晚上,远在德国斯图加特的托尼叔叔和纳达尔通话了,纳达尔说第一次脉冲射频治疗后,感觉左脚好了很多,他很想尽快训练,因为只要有一点点可能性,他就想出现在温布尔登。果然,纳达尔很快在家乡马洛卡的草地球场开始了封闭训练,后来也把训练向球迷和媒体开放了。6月15日,纳达尔按照计划进行了第二次脉冲射频治疗,以进一步巩固治疗效果。

6月17日,纳达尔在家乡马洛卡如期召开新闻发布会,向球迷和媒体通报左脚治疗恢复情况和2022年温网参赛事宜。纳达尔说,自己的左脚已经接受了两次脉冲射频治疗,虽然还不是立竿见影,但是效果显而易见。左脚的疼痛还没有完全消失,但是能够感到疼痛明显减轻了。通过对左脚神经的治疗,我的左脚感觉怪怪的,左脚不同部位会失去知觉,有时是这一部分麻木,有时是另一部分麻木。我既感到高兴,又有点不太适应,但这就是一个进步。我喜欢温网,我的目标就是出战2022年温网。现在治疗效果和训练情况还不错,告诉我有这个机会,所以我决定下周一(6月20日)前往伦敦。我会在那里打一两场表演赛,同时按照我的正常日程进行训练和备战。当然我的左脚还将每天接受评估,最后决定是否能够出战2022年温网。

虽然纳达尔也说,谁知道下周我的左脚又会发生什么情况呢?如果情况确实发生了变化,甚至发生了更多负面的事情,到时候我会给大家一个交代的。但是,这十天的治疗恢复和开始训练,让我看到了出战温网的希望。我即将踏上温网征程,在草地上继续训练。如果不打算参加温网,我是不会去伦敦的。我喜欢温网,我很高兴能够前往温布尔登,并且在三年内第一次出战温网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